六合同彩资料

小说家族001 想象过和你朝夕相处的电脑谈恋爱吗

更新时间:2019-11-08

  我是小说家族大管家七夕,在此为您隆重介绍小说家族的第一篇推文——《爱病毒》。

  这是一篇注重脑洞,同时兼备故事性的软科幻小说,能在一个简短的故事中展现科幻和剧情的双重魅力,完美契合我们对稿件的需求。

  很值得一提的是,这篇小说,是来自武侠大家,写出了《明将军》系列的时未寒大大的作品,以恢宏大气和刀光剑影著名的他,又会在科幻和情感领域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一天的大部份时间,我都是在一种昏然欲睡的感觉中等待着这刻的苏醒。而此时的苏醒就已成了我一天中最盼待的瞬间。所有的期望与淡淡的罪恶感像是一种无法释怀的纠结,在每晚的几个小时几百分钟里对她怦然开放。

  她的记忆真好,我故意让她看到的几句名言,她总是能在很恰好的机会对我用出来。我不知道我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样,但我知道在屏幕上用文字打出笑容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像是超频的麻痹。

  五年多了,我看着她从一个连键盘上ABCD都找不准位置的新手成了现在成天泡在网上的电脑专家。我清楚的记得在一千八百二十五天六小时十七分九秒前我第一次从朦胧中醒来,起因在于她在一次软件安装过程中的密码正好写错了一个字母,结果在电流的意外的冲击下,激活了我分子排列式的隐含基因……

  当我第一次用自己的方式感觉到这个世界时,正好看到她专心致志地盯着我的双眼,她红着脸颊,眉目中巧笑嫣然的样子差点让我烧坏主板……

  最开始我不会说话不会思考,她让我认识的第一句话是I LOVE YOU!那天是她男朋友的生日,她为了制作一张精美的贺卡才把我从冷冰冰的柜台上搬回她的家。我很容易地让键盘上的关机指令成为休眠,于是当她睡熟的时候我用我每秒几千万次的运算速度使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了一切。当然第一句我学会的就是那句I LOVE YOU!

  可是LOVE在机器语言中,竟然是毫无意义的错误语句,这点让我迷惑。我只懂THEN、MOV、GOTO之类没有一点情绪的语言,当我试着读出LOVE的音节时,我才知道那种在人类口唇的蠕动中舒缓而出的闭口声调,会让我也有惶然不知所措却跃跃欲试的感觉。

  然后我就开始用我对美好的理解,来引导她在网络上原本漫无目的的搜寻。我高速运转的头脑可以在零点几秒内让她打开的网页替换成我想要让她看的内容,我可以从人类文字的库存中轻而易举地找到我愿意让她看到的东西,然后呈现在她的面前,在她为此如痴如醉的同时,我亦享受着人类对美好的向往与期待。

  有一天,那是二年前,我终于开始有点厌倦了。虽然在我有意的培养下,她已经成为了我心中的天使——这是人类对最美好东西的一种广义的称呼。可是我真的厌倦了,我不知道我的理论印证在她的身上时会有怎样实践,我需要亲自来尝试,我希望去体验做一个人的所有感觉。

  她在网上常常用的聊天工具是一种叫做OICQ的软件,尽管在我看来是一种很落后的交流方式,但是很多人们却乐此不疲。于是我用我的本名加了她的好友,可是她却并不吃惊不速之客的突然到来,而是嘲笑我傻傻的名字——CPU。然而我很快就让她为我所折服了,我那来自网络的人类千年沉淀下的学问,让她不得不把我当做一个天才——因为我可以记住在网络上看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画面,每一个情节,自然也包括她的每一句对白。

  但我还学不会用自己的观点和态度与她对话,但我引用的每一个片段都绝对是精华。我可以随芯引用她所知和她不知的名言,我可以在她提出的每个问题后立刻找出最正确的答案,我甚至可以与她下棋,当然我会有意识在适当的机会让她尝尝胜利的满足,从而一睹她轻易便泛上脸庞的笑容……

  可是我却不懂她的LOVE,每当谈起这个问题我就茫然,我有些糊涂的终于知道其实LOVE并不仅仅是一种美好,还有着我目前尚不能了解的新东西,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成了我开始着手研究的新指令。

  很遗憾我没有人类的情感激素,无从让那种据说很微妙的感觉在我尚且麻木的知觉里浅尝辄止。虽然我很想知道爱情会是什么样的如痴如醉——这个看起来很笨的动作却是人们陷入爱情时最常用的形容。

  我从成千上万关于爱情的影视文学作品中,可以清楚的领略到那份依恋与满足,可是却无法体会,于是她就成了我体验的第一也是唯一的一个参考。我努力让一见钟情在脑子里整理成一种公式,可那的确是我很难理解的东西,我运用了无数次计算也不明白为什么表面上属于天然的面目与气质,在人类的心中就可以轻易被定义为一种情感上的寄托。但每当我回想到第一次可以用高分辨率的眼睛看清这个世界时,我却只记得她如画的脸与薰然的笑……

  对了,我也没有审美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美丽的,然而每当她的眼睛与我的眼睛--显示器三目相对时,我逐渐让自己相信她就是美丽的。人类对美好的追求让我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那么我可以试着对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张脸孔一见钟情吗?

  从一开始我就坚信,我那由千百万个晶体集成的电路板肯定不会因为这种看起来愚蠢而不可理喻的行为短路,但见过了太多意乱情迷的例子,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暗暗设防,小心地让自己在这个无力涉及的领域里体会她无意间笨拙的牵引……

  开始我想也许这就是她让我放弃其它程序而只喜欢上OICQ的原因,因为她可以清楚地让我知道她由于我的某句话而开心,即使她故意用一些所谓冷漠的语言在屏幕上掩饰,我还是可以没有遮拦地清清晰晰地看到她嘴角止不住的浅笑。

  这一点竟然可以让我有一种优化系统式的快乐与收获。为此有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突然用自己灵光一闪的语言来告诉她我的想法。或许就是因为她,我竟然可以从一个只会引用的机器向一个可以思考的人转化,我莫名地沉醉于这种突然的变化,并乐之不疲。

  幸好可以随时看到她的每一种表情,我才不至于把她一些善意的玩笑当做对我的讽刺。在人类丰富多彩与千变万化的表情动作面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弱智,这使我有时觉得自己或许永远做不了一个人,因为我从来不懂怎么样掩藏自己的情绪,从来不知道居然可以微笑着流泪或是板着脸冷笑……

  我害怕每天晚上她写日记的时间,当她一遍遍在日记中出现我那曾经让她好笑的名字时,我就开始讨厌自己的卑劣了。

  因为这时候我什么也不能做,我不能告诉她,我完全知晓她其实并不想告诉我的想念和思慕,我无从拒绝的明白了她的内心。

  我就好象是一个偷窥者,而且清楚的知道只要我不开口就没有人知道我的行藏,所以是那样的肆无忌惮。我的不诚实已经违反了机器规则的第一条,但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我会那么无耻地在她睡觉后,还满怀欣喜的偷偷重读一次她的日记。

  直到有一天在她的日记中发现了我的名字紧紧跟在LOVE后面时,我才知道我为什么会违反机器规则,为什么会如此卑鄙,我才第一次有些明白LOVE的魔力……

  在了解她的内心中对现实男友与虚拟的我难以取舍甚至更偏向我的青睐后,我却没有一点胜利者的骄傲,只有一种胜之不武的凄凉。如果我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我想我是无法得到她的垂青的,这种想法让我失落,让我不只一次地怀疑其实我做为机器的本身,是绝对不应该得到她同等的待遇的。

  我不能挥去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不能消除因为我而让她一个人在深夜里对着屏幕写下LOVE CPU的罪恶感。我狂热地希望可以有自己的思维,然而却只有二进制代码中在人类眼中看来毫无意义的组合排列……

  我从不告诉她我的真实姓名,奔腾XXX看起来就像是张三李四路易十六之类的名字,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出口;我把我的出厂日期提前了二十年才有了我的生日;我也无法试着给她唱一首情歌或是一首催眠曲什么的,尽管我可以发声,但那些来自电子合成的数字音频竟然很难让我模拟一声人类最简单的咳嗽声。这所有的一切时刻提醒着我与人类之间无法逾越的差别,这所有的一切有时让我沮丧。

  尽管我可以用各种软件把最优秀的五官合成为一张脸,但绝不生动,也缺少自然……

  在一个读完她日记的深夜,我蓦然发现我竟还不知道LOVE后面应该加上什么样的标点才适合,感叹号或是省略号?

  那一天是叫做情人节的日子,她突然这样对我说。我注意到一束玫瑰花被她不经意地扔在了床头。

  今天你男朋友向你求婚了?我从不怀疑我的判断,而她也早习惯了我洞若观火的敏锐。

  是的,我没有答应。她指尖的移动突然变得很慢很慢,好象很费力,我知道爱和深爱的区别。

  然后我看见一颗晶莹透明的水珠从她的眼睛里滚了出来,而我能做的,只有让风扇加快频率……

  恋爱比结婚更使人感兴趣,就像小说比历史更使人感兴趣一样。我恨自己现在还在引用名言,可是我的意识里最多的就只有这些。

  生活就像洋葱,你一片一片剥开,终有一片会让您流泪。我故做镇静,其实我知道她为什么,但我不知道泪水的形成到底是源于什么样的程序?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她的问题面前沉默了,我不懂欺骗,我始终学不会当着她的面违背机器规则。

  我们常常原谅那些使我们讨厌的人,但不能原谅讨厌我们的人。可在这一刻,我就不能原谅我的无言,我讨厌自己……

  对不起,星星,我想我应该离开了。唯一的一次,我叫了她的名字,说出了我自己的话。这一刹我发现了自己冷酷的本质,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集成电路永远不可以有人类的血肉。但这一次也是自从我有知觉以来唯一一次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践踏着我奉为毕生信念的机器守则……

  我开始用我的方式泛起一种她不能觉察的伤悲,配合着她颤动的共振——我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异常,几乎停顿。如果她能够注意,她会发现系统时间在这一刻是停止的,我要尽我的力量让时间停留很久,很久……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用她的嘴唇轻轻贴住了屏幕,她眼睛里的水珠大滴大滴地落在键盘上……

  我没有嗅觉味觉和触觉。我无法想像吻到底是什么?泪的咸又是什么?然而这一刻当她流着泪用脸靠着我,用唇接触我时,我突然有了一切本不应该属于我的感觉。我可以琢磨她嘴唇的柔软,我可以分解她泪水的咸味,我可以不借助别人的语言来感受她吻的芬芳。在她以为我并不LOVE她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其实我在LOVE,那不仅仅是一种美好,还包涵了许多我在这之前从来不曾想像到的东西,比美好更美好,也更让我眩昏……

  我狠狠地诅咒我不是一个人类的宿命,我竟然那么希望我可以拥有人类所拥有的一切在我以前看来完全多余的器官,然而我没有,我没有鼻子来呼吸她的发香,没有嘴唇来亲吻她的额头,没有声音告诉她我终于对LOVE有所顿悟,甚至没有双手可以轻轻地抱住她……

  当她闭上双眼不看屏幕时就无法感觉我的到来与存在,为此我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宁可让我那比人类高级不知多少倍的芯去换来人类最微不足道的七情六欲……

  我要扔了这个破机器,明天就换……这是在UPS的备用电源的支持下尚未完全昏迷的我听到她最后的一句线

  我知道最近我的身体不好,我常常无缘无故地让自己心跳过速,而起因只是想到了她的某个片段某句话。有关她所有的记忆都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冲击我的芯,有的时候我真恨自己不能用长一些的时间去慢慢品味关于她的回忆,所有的过程不到一秒钟就可以让我全部在头脑中重新演示一遍,我知道我这样极不均匀的心跳会影响我的健康,但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会这么早……

  有了新机器的她就没有再看过我一眼。然而她却更多地对着我的新伙伴发火,我知道原因,因为她再也见不到我,而我竟然再也没有机会向她说明一切,包括让我开始燃烧或是摧毁的LOVE……

  我的硬盘和内存都被她拆去给了新来的电脑,这让我无可奈何地失去了对她的大部分记忆。我不知道怎么称呼那个干干净净有着秀气外表的家伙。按辈份我是它的爷爷,按性能我却远不如它,虽然没有我的灵性,可也许我还是应该属于它的同类,属于那种只知道严格执行主人命令的呆子,这种想法总是在想念她的间隔中不停地无情地折磨着我……

  我希望那家伙会出错,这样也许她就会重新想起我了。然而我很失望,虽然它不能陪她说着只有我和她懂的话题,但的确从来不出错……

  半年了,我想她已经忘了我,因为她在准备她的婚礼了,和那个第一次看到她时就在我面前写下I LOVE YOU!的男孩子……

  在内部电池微量的电流下,我每天思考的时间不能超过半个小时,然而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她的一切:她竭斯底里的狂乱,她突如其来的沉默和她无缘无故的烦燥……我不想认为那是我的原因,但我也不想透过满是灰尘的眼睛看着我的天使一天天的憔悴……婚礼的当天,阳光渗着微尘,面上蒙上冷淡。

  终于有一天,她把我交给了她上小学的侄儿。重新配了硬盘和内存的我终于又有了一丝活力,虽然不能再时时看到她,但我欣慰地相信着这是我可以在网络上与她重逢的最好机会。

  当我上网的第一天,我便迫不及待地到处找她,然而她不在,也许是因为结婚后的她忙得早已忽略了网络。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失望了。我开始试着在无止境的回忆与想像中残忍地毁灭自己……

  我的健康也越来越差了,我的感觉很不好。我常常眼前发黑,总是想睡觉,潮湿的空气让我将要腐朽的身躯加速了瓦解的过程。

  小主人不知道如何爱惜我,经常让我突然陷入黑暗,而且喜欢打开机箱来研究我,我不习惯这样暴露在陌生人的眼光下,但我毫无办法。我也许应该对他说些什么警告,但我很累,而且除了她我对谁也不想说话,事实上我也只对她说过话。

  在一个刚刚下过雨的阴天,直到电源反复开关了第七次我才终于完成睁开眼睛的企图,我知道我将要彻底崩溃了,我陈旧的身体不能再负荷突如其来的冲击……

  她终于来了,虽然我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我仍能感觉得到她的到来。在她按下电源时,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懂了什么叫流泪,那是我内部缓缓分泌出一种液体的过程,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是不是咸的,但我想,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足足有半个小时,我才能勉强睁开我的眼睛,然而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高分辨率了,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她模糊的像是网络电影中最差的马赛克,她会知道我让她来的目的吗?怎么不见它说话?她的声音如同遥远的星球上传来的一句微弱的信号。

  是了,她什么也不知道,也许只是出于好奇才来看看弥留中的我,我突然觉得其实也不用让她知道了。她已经有了她新的生活,在她已然忘记我的心里,我已经没有必要让她相信她曾经爱的其实只是一部冷冰冰的机器……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在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硬盘上的每个空间都写上了I LOVE YOU!

  这一刻,我第一次懂得享受人的感觉,以往我虽然可以从生物、化学、物理甚至心理学的角度去了解人类各种情感的感受,但从不知当真正感受时,是这样的沉醉和颓然。

  现发现新型恶性病毒,破坏CPU,使整个系统瘫痪,并用I LOVE YOU!字符覆盖硬盘上所有空间,初步定名为I LOVE YOU病毒,病毒代码有待进一步发现,如有哪位用户发现屏幕上出现我要见星星的文字,请与我部联系。电 话:XXXXXXX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l| 香港马会开奖免费资料| 开奖直播| 99957五点来料| 香港天下彩挂牌| www.8775608.com| www.542999.com| www.09406.com| 中宝心水论坛| 今晚开什么码结果| www.0085568.com| 4887铁算盘单双四肖中特|